火爆ag视讯网站|HOME 临沂市社会科学院主办
2019年09月04日??星期三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火爆ag视讯网站|HOME 提供ag视讯网站|HOME ag88.com官网|注册 理论参考 文化?读书 专题?讲座 科普之窗 社团工作 社科评奖 课题研究 市民大讲堂 机关党建 文明创建

科普之窗您现在的位置:临沂社科在线 > 科普之窗 > 正文

“白日梦”:心智游移现象揭秘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08-31 15:21:38  点击数:

【提要】心智游移最先被注意到的特点是“情景性”。像梦境一般生动的情景性表征占据健康人群40%以上的心智游移体验,包括以情景方式呈现的回忆,或者对未来事件的情景性预演,或者是幻想。

作者:宋晓兰

  心智游移(mind wandering)是每个人每天都会经常经历的一种意识体验,即不由自主地想些与当前环境和手头正在做的事没有关系的事情。我们通常认为人类个体的行为和思想是受自我意志控制,而心智游移现象挑战着我们对自己“理性大脑”的美好设想。只要稍微留意一下自己每时每刻的所思所想,就会明白我们的思想是多么“不听话”:我们的心智会在听讲座时游移,会在看电视时游移,甚至会在和别人聊天时游移。

  心智游移现象有时还被称为“白日梦”。“白日梦”更侧重于描绘人们走神时类似于“梦”一般的情景性体验。尽管我们的心智游移的确大部分由情景性表征组成,但仍有许多其他成分,比如个人独白和抽象思考。因此,在科学研究中,“心智游移”是更为规范的用词,它能很好地展现出我们的意识体验经常不受控制“游来荡去”的特点。

  得益于心理学研究方法的不断发展,我们现在可以估算出心智游移的发生频率。研究者在随机时间点给志愿者随身携带的智能终端发送信号,要求志愿者如实地报告此刻其意识体验是“集中在当前环境/任务上”,还是“在想和当前环境/任务无关的事情”。一项采用这种经验取样法的研究招募了全球数千人参加调查,最后得到了46.9%的心智游移发生率。

  心智游移研究关注心智游移的功能

  近十年来,随着意识研究逐渐进入心理学主流研究领域,心智游移现象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根据研究的切入角度可将它们分为三类。

  第一类心智游移研究以“揭短”为主,也就是从心智游移带给人们的麻烦来剖析心智游移背后的机制。这类研究往往将心智游移看成人类注意系统进化过程中的一个疏漏,反映出人类注意功能不够完善的特性。心智游移带来的麻烦显而易见:它让人不专心,干扰个体完成当前任务,在某些对注意的警觉功能有特殊要求的情境下还会造成严重后果(比如在高速公路上驾驶时走神,而此时前方发生突发交通状况)。在心智游移研究刚开始兴起的时期,绝大多数的实验研究都采用这一角度,目的在于揭示心智游移对个体完成当前任务的负面影响。

  然而,尽管在实验室情境下心智游移会对个体完成当前任务造成明显干扰,访谈研究的结果却显示,在实际日常生活中人们对心智游移并不厌恶,有时甚至还能乐在其中。并且,心智游移是无法避免的,它是心智活动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对这一事实的认识促成了心智游移的另外两类研究。

  第二类心智游移研究关注频繁发生且不可避免的心智游移和脑的工作方式之间的联系。利用功能核磁共振成像技术,越来越多的研究将心智游移体验和脑内的默认网络(default mode network)活动联系起来。这个网络十分特殊,它在个体闭眼静卧但保持清醒的静息状态时非常活跃,在个体加工外界刺激时受到抑制。组成这个网络的各个脑区的低频自发活动以同步的方式相互组织在一起,在静息时还消耗着比别处脑区更多的能量。而心智游移也会使默认网络活跃。这样,心智游移这种“默认”的心理活动,就和脑的这种“默认”的神经活动对应起来,提示着心智游移可能是一种基本的心理活动方式。

  第三类心智游移研究关注心智游移的功能。既然心智游移不可避免,并且和脑的基本活动联系在一起,那心智游移是不是还有什么“好处”,要不然人们的心智怎么会老是停不下来地东游西逛呢?这类研究借助对健康人群心智游移特点的研究,去探究心智游移对人类生存可能具有的意义。浙江师范大学心理与脑科学研究院的心智游移研究团队从2008年开始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并获得了一些初步结果。

心智游移最先被注意到的特点是“情景性”。像梦境一般生动的情景性表征占据健康人群40%以上的心智游移体验,包括以情景方式呈现的回忆,或者对未来事件的情景性预演,或者是幻想。如果昨晚我们刚参加了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聚会,在接下来的几天中,聚会上的情景是否会时不时地出现在我们的脑海中?或者,为之日夜准备的演讲比赛就要在三天后到来,在这几天中我们会不会经常在脑中模拟比赛的情景,想象着自己滔滔不绝口若悬河赢得满堂喝彩,或者临场忘词急得满头大汗被人嘲笑?访谈和经验取样得来的结果表明,这类体验是很常见的。构想一个与此时此刻不同的场景并产生身临其境的感受是人类独有的能力,由此产生的意识状态我们称之为“自知意识”,也就是伴随着自我意识体验的一种意识状态,这种体验到内在自我的状态与我们简单地对环境做出反应(比如躲避一辆汽车)是截然不同的,后者在非灵长类动物身上也有,而自知意识才是使人之所以为人的重要特质。

  心智游移的情景性表征优势与人类自知意识系统的形成和完善也许具有某种联系。自知意识和心智游移都是个体发展过程中逐渐出现的现象。自知意识伴随着个体情景记忆的发展(3—4岁左右)逐渐形成,而目前关于心智游移的最低龄的报告也是来自4岁幼儿。心智游移可能给年幼的大脑提供了一种重要的机会,使得大脑可以经常“练习”情景性表征能力,从而促进自知意识系统的成熟。与这个假设相符的一些研究结果是,儿童报告自己心智游移体验的能力和儿童的想象力、心理理论能力(理解和推断他人心理的能力)、叙事能力都呈正相关关系。那些经常做白日梦的孩子,在上述几项测试中表现得更为出色。

  健康人群的心智游移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前瞻偏向,也就是心智游移时更多地想到还未发生但将要发生的事,这种特点使得心智游移还可能具有前瞻记忆的功能。前瞻记忆是一种“记得将来要做某事”的记忆,比如记得明天路过银行时要去查一下工资。心智游移的前瞻偏向可以提醒个人未完成的事件,心理学家们正在证实这种功能。

  提供灵感是心智游移的另一收益。很多人都有这种经历:对一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暂时抛之脑后,可是过一段时间,这个问题的答案在我们“胡思乱想”时突然冒出来了。这种现象被称为“酝酿效应”。“心智游移在酝酿期起到了促进问题解决的功能”这一假设也得到了一些探索性实验结果的支持。

  显然,以上心智游移的益处都不是针对当前活动的。心智游移是一种以降低当前活动绩效为代价而换取可能存在的长远利益的心智活动模式。权衡当下损失和长远益处就成为“评判”心智游移是否“恰当”的关键,如果长远利益大于当下损失,那么心智游移就是合适的,反之,就会“得不偿失”。在认知负荷不高的日常活动中发生心智游移,其负面影响并不明显,还有可能带来某些长远益处;而在一些对警觉或者持续性注意要求比较高的活动中发生心智游移,却会带来严重后果。因此,心智游移虽然是一种无法绝对避免的意识现象,但其发生时机却会决定它的损益。

  反思科技发展对心智游移的损益

  思考心智游移的损益在当今这个信息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Science 2014年7月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人们厌恶在没有外界刺激的情况下与自己的思想“独处”,甚至宁可遭受一次中等程度的电击,也不愿在什么外界刺激都没有的情境中待一会儿。这说明人类心智系统的特性决定了人脑对外界刺激信息是“贪婪”的。信息获取的极度便利是这个时代的重要特征,随着智能手机的迅速普及,人们在等车甚至走路时都可以很方便地获取信息,大部分的闲暇时刻都被朋友圈、微博、游戏、新闻客户端占满。除此之外,在公共空间,人们的目光所及之处也都被各种各样的广告信息填满。汹涌而来的外界刺激占据着人们的碎片时间,而这样的碎片时间原本是心智游移的空间。

  再让我们回顾一下上文提到的研究结果:那些报告更多白日梦的孩子,在心理理论、叙事能力、想象力等诸多心理能力测试上有更好的表现。当前,过于便捷的信息获取是否可能给人们造成麻烦?因为它减少了人们在低负荷任务中发生心智游移的机会。碎片信息占据了原本可以进行无损的心智游移的时间,使我们的脑自发处理“内部事务”的机会大大减少,带来的一个必然后果是注意集中能力明显下降——据说“低头一族”平均每5分钟就要刷一下手机。这种惯性已经极大地损害了人们专注于任务的能力。除了对专注能力的伤害,减少心智游移的后果可能还不止于此。

  心智游移是人脑千百万年进化过程中保留下来的神经活动模式。它不是注意缺陷,而是一种可能使得人脑更加健康、更有效率的心智工作方式。如何对其保持适度的觉醒,在不合时宜的场合减少它的发生,同时不剥夺它在合适场合的涌现,是未来该领域研究的一个重要方向。

?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心理与脑科学研究院)

热门视频精彩图片

文字链接: 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 全国社科规划办 山东省社科联 临沂大学 临沂宣传网 中国干部学习网 山东省社科规划办

LOGO链接: